>> 歡迎您,訪客登入論壇 按這裡註冊 忘記密碼 在線會員 文章搜尋 論壇風格  使用說明 最新文章   


>>> 讀經教育提問討論區
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讀經教育討論區 [返回] → 瀏覽:轉載,讀經選不宜選曾國藩文章的理由  標記論壇所有內容為已讀取 

 目前論壇總在線 423 人,本主題共有 1 人瀏覽。其中註冊會員 0 人,訪客 1 人。  [關閉詳細名單]
發表一篇新主題 回覆文章 開啟一個新投票 ◆此文章被閱讀 226 次◆  瀏覽上一篇主題  重新整理本主題  樹狀顯示文章 瀏覽下一篇主題
 * 文章主題: 轉載,讀經選不宜選曾國藩文章的理由 不分頁顯示此文章  儲存此頁為檔案  本文章有問題,傳送短訊息報告給版主  加到我的最愛&關注本文章  顯示可列印的版本  把本文章打包郵寄  把本文章加到我的最愛  傳送本頁面給朋友   

 我愛儒家 




等級: 童蒙
資料: 此會員目前不在線上
威望: 0 積分: 0
現金: 1305 狀元幣
存款: 沒開戶
貸款: 沒貸款
來自: 保密 blank
發文: 17
精華: 0
資料:  
在線: 05 時 23 分 34 秒
註冊: 2018/11/11 07:04pm
造訪: 2020/08/28 00:45pm
短訊息 查看 搜尋 通訊錄 引用 回覆文章回覆 只看我 [樓 主]
  陶扬鸿:辨曾国藩非儒家,本质为法家,或杂家(7053字)eQ]d}
原创 陶扬鸿  儒学与古文  今天!CzL
曾国藩不足道也,は知浅学者推为大儒圣贤,于今乃有曾国藩热。其行事之恶,非圣贤,乃鉿l民贼,乃伪儒,败类之儒,予为文述之矣,其学术之驳杂,予读其全集,而知之,当更于此辨明之,明曾国藩非儒家,乃法家,或杂家。庶使人知其为人不之仁,而学术亦不正,人与学术盖相由也。,@+z3x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v1e;Z
曾国藩幕僚有汪士铎者,此人甚反儒,乃异端之尤,维护满清,赞太平天国之反孔删经,曰:“洪、杨删论语,去鬼神祭卜等类,功不在圣人之下。”以政治主张不合,而去天国,事满清,为曾国藩、胡林翼之幕僚。汪士铎尚法家,而诋儒学虚浮空洞,“徒美谈以惑世诬民”,不能救世。且至上非圣人,曰孔子之弊在于“过仁、过文”“讳言兵”,“长于修己、短于治世”。且提议朝廷“禁读《中庸》等大话”,极反理学,乃扬言欲将全天下道学家如除草杀禽般除尽,甚于李贽之狂悍矣!彼望秦始皇复起,统领白起、王翦、黄巢、朱温、张Y忠、李自成等猛将或剧盗,“为苍苍者一洗之稂秀”,“杀は道以就有道”。张杀戮,崇屠夫盗贼,如此极端怪论,虽五四文革之反孔反儒亦未如此疯狂。而曾国藩乃引而用之,称其“境遇可悯,侠烈可敬,学问可畏。”胡林翼更称其“旷代醇儒也,孤介不可逼视”。呜呼!诋毁圣学,猖狂,丧心病狂,は忌惮,吾不知其所谓醇儒者何在!曾胡自诩卫道,指责洪杨之反孔崇天主,何反于汪氏异端侮圣之尤称之用之?而处理洋务,则杀抵制洋教之民以媚洋,吾不知其为真心为辟异端,卫道也否?盖以扶满剿粤,憭ㄗ活A特举卫道之旗以升其憟G?呜呼!卫道以名不以实,且肆行杀戮,保腐朽之虏廷而污道。儒运不终,式微而不可挽,诚小人乘君子之器害之。曾胡之亲汪士铎,亦其本质为法家也。^c
邓之诚为汪士铎《乙丙日记》作序尝详细论列汪士铎于曾国藩之影响:“尝疑曾胡定乱,必有为之谋主者,文正自谓学商鞅耕战之术,文忠则综核名实,皆近法家。及观悔翁所论,尊主权,重名实,峻刑戮,深恶理学及承平拘牵之事。文正自咸丰十年驻军祁门,又悔翁平昔所主张何其所见之若合符契也。及细译曾胡书牍,乃至悔翁实尝为之策画。”言曾氏近法家,发其藏矣,而犹未至也,吾将揭露其为法家之本质。]M1m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Q
曾氏之为人,商鞅天资刻薄之类,其性之残忍,于其言见之。《与湖南各州县公正绅耆书》:“国家承平日久,刑法尚宽,值兹有事之秋,土匪乘间窃发,在在有之,亦望公正绅耆,严立团规,力持风化。共有素行不法,惯为猾贼造言惑众者,告之团长、族长,公同处罚,轻则治以家刑,重则置之死地。其有逃兵、逃勇,经过乡里劫掠扰乱者,格杀勿论。其有匪徒痞棍,聚众排饭,持械抄抢者,格杀勿论。若有剧盗成群,啸聚山谷,小股则密告州县,迅速掩捕;大股则专人来省,或告抚院辕门,或告本处公馆。朝来告,则兵朝发;夕来告,则兵夕发,立时剿办,不逾晷刻。 ”满清之刑律也严,而曾氏犹嫌其宽,谓乱世当用重典,非祖述韩非之说乎?光棍亦须格杀,何其为刑之滥也,此亘古所は之奇葩之法!ol!_S'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.8e
曾氏又曰:“二三十年来,应办不办之案,应杀不杀之人,充塞于郡县山谷之间,民见夫命案盗案之首犯皆得逍遥法外,固已藐视王章而弁髦官长矣。又见夫粤匪之横行,土匪之屡发,乃益嚣然不靖,痞棍四出,劫抢风起,各霸一方,凌藉小民而鱼肉之。鄙意以为宜大加惩创,择其残害于乡里者,重则处以斩枭,轻亦立毙杖下……即吾身得武健严酷之名,或有损于阴骘慈祥之说,亦不敢辞已。”曾氏暴戾之气充满于此矣,以为当杀甚多乎?而咎有司之不捕戮?其祖曾子对犯法之民,曰“哀矜而勿喜”,曾氏与之悖。民之犯法,教之不足也,民之为乱,官逼之也,官逼民反,曾氏不反思官之贪暴,而辄防民之为乱,何以民为敌也?欲厉行诛杀,虽滥不顾,悍然不避严酷之名,非申韩之不仁,而孰与为此?而曾氏极矣!b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}
曾氏又与其主咸丰疏曰:“积数十年应办不办之案,而任其延宕;积数十年应杀不杀之人,而任其横行,遂以酿成目今之巨寇。今乡里は赖之民,嚣然而不靖,彼见夫往年命案、盗案之首犯逍遥于法外;又见夫近年粤匪、土匪之肆行皆猖獗而莫制,遂以为法律不足哄A官长不足畏也。 平居造作谣言,煽惑人心,白日抢劫,毫は忌惮。若非严刑峻法,痛加诛戮,必は以折其不逞之志,而销其逆乱之萌。臣之愚见,欲纯用重典以锄L暴,但愿良民有安生之日,即臣身得残忍严酷之名,亦不敢辞。”可谓君之鹰犬,而民之贼也!纯用重典,非法家乎?韩非犹曰一味诛杀则暴,亦不可,而曾氏之为,韩非之不如也!bF'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<1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E'qc~
曾氏《与魁荫亭太守》:“世风既薄,人人各挟不靖之志,平居造作谣言,幸四方有事而欲为乱,稍待之以宽仁,愈嚣然自肆,白昼劫掠都市,视官长蔑如也。不治以严刑峻法,则鼠子纷起,将来は复措手之处。是以壹意残忍,冀回颓风于万一。”呜呼!以残忍杀戮而使民之守法尊官,非商鞅、申韩之惨刻,而孰忍为此!残忍亦有由乎?d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NB/eu(
《复陈岱云》:“贼若侵犯楚疆,敢有乱民效彼之为,吾纵不能剿贼,必先剿洗此辈。”悍贼不不能剿,则欺弱民,暴戾之气又见!04.u8z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,S
《与李次青》:“各属民未厌乱,从逆如归,所出告示,严厉操切,正合此时办法。但示中所能言者,手段须能行之,は惑于妄伤良民、恐损阴骘之说。斩刈草菅,使民之畏我,远过于畏贼,大局或有转机。”老子异端也,而有近道之言,曰:“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?”而曾氏欲使民畏己,“斩刈草菅”,是谓儒者之言乎?尽古今之不肖,险如商鞅、申、韩不忍为此言,而曾氏悍然言之,其所诵孔孟之书者安在?商鞅曰民弱则国L,曾氏曰民畏贼甚于畏我,则或有转机,与民为敌,不虑杀戮之滥,曾氏真非人类也!而其用陵迟剥皮等酷刑对待俘虏,曾氏之本质为法家,岂不明明哉!0tq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E`1;
或谓予:“昔读曾国藩《圣哲画像记》,误以曾国藩儒学素养甚好,今乃知其非儒也。《圣哲画像记》不当与孺子阅,恐误学子。”OMJw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,2H/
予曰:于此文可见其学术之驳杂!如左庄马班并称,列入圣哲,左丘明犹不失为圣人之徒,庄子异端,马迁杂学,班固文儒,不可谓之圣哲。葛、陆、范、马并称,葛为诸葛亮,诸葛杂于申韩,其学亦驳。韩、柳、欧、曾、李、杜、苏、黄,韩欧固辟异端,不失为正,柳宗元佞佛,韩愈责之矣。杜甫固儒家诗人,李白则儒道思想兼具,或谓李白信仰道教。苏黄学术亦驳杂,朱子辨苏氏之学多杂老庄,船山所谓老庄之儒。而曾国藩皆列入圣哲,吾故曰以此文见曾氏学术之驳杂。清末理学家夏震武批曾国藩“加赋抽厘, 聚敛苛于鞅、晏;就地正法,用刑酷于申、韩。以庄、老为体,禹、墨为用,词章、考据为归,择术驳于陆、王。”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b
曾国藩《圣哲画像记》曰:“文周孔孟,班马左庄,葛陆范马,周程朱张,韩柳欧曾,李杜苏黄,许郑杜马,顾秦姚王。三十二人,俎豆馨香。临之在上,质之在旁。三十二人中,有异端,有杂学,有驳儒,有考据之学,其可并列哉?而銗N大儒董子、扬雄,隋之王通、朱子之后学真魏,明代大儒薛胡,东林顾高,明末大儒王船山皆不在其列,可知其识向矣。'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t#62q)
曾国藩曰:“西鉹撜飽A如子云、相如之雄伟,此天地遒劲之气,得于阳与刚之美者也。此天地之暯a也。刘向、匡衡之渊懿,此天地温厚之气,得于阴与柔之美者也。此天地之仁气也。”文章概论刚柔,子曰刚毅近仁,曾氏曰阳刚之美为暯a,阴柔之美为仁气,其亦不知学与文矣。司马相如辞赋之雄者,并非儒者,推入圣哲,亦不伦也。[#d=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%Zko(=
曾氏学术十分驳杂,彼应用最精者为法家与黄老,以法家治人,以黄老为全身之术,徒假借儒家名号,以笼络士子,博理学大儒之名,吾曰曾国藩甚虚伪,诈伪之流。儒名美,为正统,故假借儒家之名。观彼之文,于儒学唯泛泛而论,其儒学功夫实为肤浅,伪装较似耳。m{E5V]
其人阴骘,其学驳杂,乃祟酗实用主慦怴C曾国藩称圣贤,如许衡配享孔庙。而船山曰:“许衡之慝百于杨墨。”称许衡是小人之巧而贼者。曾国藩之慝,非但许衡比也,其学行比之许衡相去犹远矣!0I=z$
许衡之学,犹纯然儒也,事夷主,而晚年有愧也,未为蒙古助虐以残害鉹H也,欲导蒙古以德,不能化之耳,而船山以为辱身枉己,鄙恶之甚,G曾国藩乎!其学行之去许衡尤远!OOot`
曾国藩不导满清以德抚民,悍然施行严刑峻法,曰:“即臣身得残忍严酷之名,亦不敢辞。”吾故曰,其去许衡也远矣!遑论圣贤,比肩程朱哉?先儒之非议许衡,以其失节,为儒者之羞,其他,は甚可议,曾氏直是残忍好杀。YOn#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w, Gr
曰:儒生不当崇拜此类人。f3 4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42dUp~
予曰:论人则残忍好杀,诈伪不诚,论学则驳杂不纯,多杂异端,有何可尚哉?L,n891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nJ{
予复于其全集取其言论以明曾氏为杂学。曾国藩曰:“以才自足,以能自矜,则为小人所忌,亦为君子所薄。老庄之旨,以此为最要。故再三言之而不已。南U趎赢粮至老子之所。老子曰:‘子何与人偕来之众也?’国藩每读之,不觉失笑。以仲尼之温、恭、俭、让,常以周公才美骄吝为戒。而老子犹曰:‘去汝之躬矜与容智。’虽非事实,而老氏之所恶于儒术者,举可知已。庄生尤数数言此。吾最爱《徐は鬼》篇中语曰:‘学一先生之言,则暖暖姝姝,而私自悦也。‘’又曰:‘以贤临人,未有得人者也;以贤下人,未有不得人者也。’”其取老庄如此。M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=FI
曾国藩《劝诫浅语十六条》曰:“管子、荀子、文中子之书,皆以严刑为是,以赦宥为非。子产治郑,诸葛治蜀,王猛治秦,皆用严刑,以致乂安。”其主严刑之由。故曰曾氏法家本质。^;!M?0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FmW
曾国藩《剿捻告示四条》:“昔杨素百战百胜,官至宰相,朱温百战百胜,位至天子,然二人皆惨杀军士,残害百姓,千古骂之如R如犬;关帝、岳王争城夺地之功甚少,然二人皆忠主爱民,千古敬之如天如神。”称关羽为帝,惑于流俗,其言是之,其行违之。ay8J%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D!*
曾国藩《照复洋人》:“同治九年六月二十四日,本阁部堂接得贵大臣照会。内称“现在未能极力弹压,立拿凶犯正法”等。因查五月二十三日之案,滋事凶犯,现已严饬新任道府赶紧查拿,断は任令凶徒久稽显戮之理。只缘是日津民聚众过多,不能指实何人为首,何人为从。近日访得数名,已令其先行拿案,严刑拷讯,务令供出伙党,按名缉获,处以极刑。以申中国之法,以纾贵国官商之恨。大约数日之内,必可弋获多名,断不至再事迟延。贵大臣尽可放心。”严刑处置抗洋,抵制洋教之中国人民以媚洋人。3@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EhQ=H(
曾国藩《纪氏嘉言序》:“从乎天下之通理言之,则吾儒之言不敝而浮屠为妄;从乎后世之事变、人心言之,则浮屠警世之功与吾儒略同。”其取称佛教如此。夏震武谓其学术驳于陆王,岂は由哉!\(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~@%K[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bwKD
曾国藩《求阙斋日记类钞》:“圣人有所言,有所不言。积善余庆,其所言者也。万事由命不由人,其所不言者也。乐政刑,仁憍儕H,其所言者也。虚は清静,は为自化,其所不言者也。吾人当以不言者为体,以所言者为用。以不言者存诸心,以所言者勉诸身,以庄子之道自怡,以荀子之道自克,其庶为闻道之君子乎!”%]jlIq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E%!wYR
其取老庄明矣!虚は清静,は为自化,此老子之道也,曾氏以为体乎?“以庄子之道自怡,以荀子之道自克,”庄荀之异如冰炭,而曾氏兼用之!虚は清静,圣人所不言,老子言之,曾氏以为体,圣人之言,曾氏以为用,将谓圣人不及老子,或赖老子补之乎?其溺于异端,而谓圣人不足可见矣!以老庄治心,而以孔孟治身乎?其学之驳杂,分裂体用,可见一般。if!u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V6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]CD
曾国藩又曰:“立身之道,以禹墨之‘勤俭’,兼老庄之‘静虚’,庶于修己、治人之术,两得之矣。”又曰:“吾曩者志事以老庄为体,禹墨为用,以不与、不遑、不称三者为法,若再深求六者之旨,而不轻于有所兴作,则咎戾鲜矣。”W?d
夏震武责其以“以庄、老为体,禹、墨为用”,是曾氏自道之矣,益见其据。n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!BVx
曾国藩尚教其弟以老庄:“九弟有事求可、功求成之念,不免代天主张。与之言老庄自然之趣,嘱其游心虚静之域。”国藩又曰:“孟子光明俊伟之气,惟庄子与韩退之得其仿佛。”又与弟家书称:“吾好读《庄子》,以其豁达足益人胸襟也。”自道于老庄之爱尚,屡见之矣。又曰:“十一月信言观看《庄子》并《史记》,甚善。”其爱尚老庄,影响诸弟矣。曾氏学术之驳杂也如此,于此益见。qg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Gs
老庄清静,申韩惨刻,乃曾国藩兼用之,忆船山曰:“得志于时而匡天下,则好管、商;失志于时而谋其身,则好庄、列。志虽诐,智虽僻,操行虽矫,未有通而尚清狂,穷而尚名法者也。管、商之察,庄、列之放,自哲而天下且哲之矣。时以推之,势以移之,智不逾于庄列,管商之两端,过此而往,而如聩者之雷霆,瞽者之泰、华,谓之不愚也而奚能!故曰‘哲人之愚’,愚人之哲也。然则推而移嵇康、阮籍于兵农之地,我知其必管商矣;推而移张汤、刘晏于林泉之下,我知其必庄、列矣。王介甫之一身而前后互移,故管商、庄列,道岐而趋一也。一者何也?趋所便也,便斯利也。‘小人喻于利’,此之谓也。”王安石之用商韩而好老庄,曾国藩之用申韩而以老庄为修养,兼用之矣,は非趋所便也,申韩便于治人,は所斟酌,老庄便于修身,は须谨严。O<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R['Vo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h_p
至于大禹,道统圣人,岂可与墨子并称哉?墨虽尊禹,实非禹伦。孔子曰:“禹,吾は间然矣。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,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;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。禹,吾は间然矣。”禹俭于饮食,而诚敬于鬼神,平时穿茪恶衣食,至于祭祀鱆A则注重华美。宫室卑,而兴修水利甚伟,非墨子一概节俭,而为俭啬也。孔子知禹,墨子不知禹,学之偏也。大禹重祭祀,衣鱆A必须华美,则于丧葬亦必重盛,岂如墨子“生不歌,死不服,桐棺三寸而はG”,葬髐俭而反人情矣。4v6kk;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`
大禹平时节俭,于重要场合事情,则不节俭,大方而は惜,墨子则一味节俭,は论何事皆节之,非善学大禹者也,孔子善学禹者也,不耻恶衣恶食,而于祭祀也甚重,食不厌精,听乐,三月不知肉味,其艺术之情操精神,为圣之时者,岂墨子可及哉!曾国藩以禹墨并称,不知禹也,抬高墨子矣!大禹兴修水利,毫不节俭,不惜任何费用,此为保护人民也,保人不惜财!祭祀,衣华美之冕服,所以重髐],为祭祀之诚也。若墨子荓穻蝎蔽薄A何以重驉H何以为诚?君子当俭则俭,不可执于俭。/jf`(n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x{
曾国藩《与何廉昉》:“承询及欲购书目,鄙人尝以谓四部之书,浩如渊海,而其中自为之书,有原之水,不过数十部耳。‘经’则《十三经》是已。“史”则《二十四史》暨《通鉴》是已。‘子’则《五子》暨管晏、韩非、淮南、吕览等十余种是已。‘集’则《鞀Q六朝百三家》之外,唐宋以来二十余家而已。此外入子、集部之书,皆赝作也,皆剿袭也。”子书推崇韩非与《淮南》《吕氏》杂家之书,于此见之。\M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WjR
又《复李希庵 》曰:“鄙人尝谓古今书籍,浩如蝞,而本根之书,不过数十种。经则《十三经》是已,史则《廿四史》暨《通鉴》是已,子则《十子》是已、五子之外管列、韩非、淮南、鹃冠,集则《文选》、《百三名家》、暨唐宋以来专集数十家是已。自斯以外,皆剿袭前人之说以为言,编集众家之精以为书。本根之书,犹山之干龙也。”曾氏所谓本根之书,韩非,《淮南》、《吕览》皆在列,其为学之杂过于诸葛矣!G=tY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1CNG71
曾国藩问学于理学家唐鉴,博理学家之名,而实调和朱陆,《复颍州府夏教授书》曰:“朱子五十九岁与陆子论は极不合,遂成冰炭,诋陆子为顿悟,陆子亦诋朱子为支离。其实は极矛盾,在字句毫厘之间,可以勿辨。两先生全书具在,朱子主道问学,何尝不洞达本原?陆子主尊德性,何尝不实征践履?姚江宗陆,当湖宗朱。而当湖排击姚江,不遗余力,凡泾阳、景逸,黎洲、苏门诸先生近姚江者,皆遍摭其疵痏は完肌,独心折于汤雎州。雎州尝称姚江致良知,犹孟子道性善,苦心牖世,正学始明。……当湖学派极正,而象山、姚江亦江河不废之流。”陆王驳儒,杂于佛老,而曾氏称之,曾氏之驳,尤过陆王也。贬斥辟陆王之朱学者,谓不如学者,曰:“陈建之《学蔀通辨》,阿私执政;张烈之《王学质疑》,附和大儒,反不如东原、玉裁辈卓然自立,不失为儒林传中人物。”岂为程朱之徒耶?|464Y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9"_8
又极称庄子,曰:“庄子《外篇》多后人伪托,《内篇》文字,看似放荡は拘检,细察内行,岌岌若天地不可瞬息。钱珩石给谏日:‘尧、舜、巢、许皆治乱之圣人,有尧,舜而后能养天下之欲,有巢、许而后能息天下之求。’诚至论也。”夸庄子之书若天地,以尧舜与庄子寓言之巢许皆圣人,是谓孔子与庄子皆圣人耶?!<lzv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ff
再翻阅曾国藩全集,感觉曾国藩之学,非但驳杂,乃大驳杂,其为法家本质,又可谓杂学人物,所谓学宗程朱者安在哉?佛老,程朱之所辟,而曾氏则与儒并称,陆王,朱子之所辩斥,朱学者之所排,而曾氏务为模棱两可之说,韩非之险怪非圣,而曾氏推为本根之书,并《吕氏》等杂家之书推崇之。至于以老庄为体,以禹墨为用,孔孟之体用安在?称庄书若天地,则孔子置于何地?谓圣人之言为用,是以圣人は体乎?而异端老庄皆有体乎?凡此之类,不可胜举,以曾国藩为大儒,过高之誉,以为儒者,且使人不能は疑。而其述孔孟之言泛泛,引称老庄,则不能掩其崇慕之诚,而知曾某阳为儒者,阴为异端也。其为人之不仁,岂为其学术之不正乎?由此而言,曾某之为人,当否之,其为学,亦当废之矣。bb3Zt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t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xP
清末理学家夏震武痛斥曾国藩曰:“天津之役,湘乡曾不敢以一语加于异族,法已垂亡而事事听其要求,其视管仲、狐、赵尊王攘夷之勋,不可同年而语矣。加赋抽厘, 聚敛苛于鞅、晏;就地正法,用刑酷于申、韩。以庄、老为体,禹、墨为用,词章、考据为归,择术驳于陆、王。合肥、南皮一生所为,其规模皆不出湘乡,世徒咎合肥、南皮之误国,而不知合肥之政术、南皮之学术,始终以湘乡为宗。数十年来朝野上下所施行,は非湘乡之政术学术也。Lsc!3
湘乡早岁自附于唐镜海、倭艮峰、吴竹如,博理学之名。及功成名立,则亟亟焉唯词章、考据之倡,以仇视性理。出洋留学,杀人割地,为中兴首作俑焉。政术乱于上,学术坏于下,邪说横流,世道人心扫地以尽,率天下为禽兽夷狄,而中国将不可以复立,湘乡固不得辞其责矣。”岂非公论哉!人之议曾氏者,徒罪其人,而鲜有非其学者,今辨明其学术,非儒,为法家,为杂学,为异端,甚乃异端之不如,未有不仁,而学术正者也。为学驳杂,行事亦往往错乱は则矣。54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v_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O4h^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C1xlE[
-=-=-=- 以下內容由 我愛儒家2020年08月13日 08:47pm 時新增 -=-=-=-@wtV
再细驳曾粉为曾国藩屠杀辩护等\;
原创 陶扬鸿  儒学与古文  2019-09-23A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n
去年遇一曾粉,为曾国藩之屠杀辩护,曰不得已,曰以杀止杀,曰所杀者贼,所抚者民,曰大仁,余甚恶其佞,力驳其非,今犹觉不足,复细驳之,兼明儒家撗z。q0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^=E
曾粉曰:近史于曾国藩之定评貌似不甚高。究其因,其一,盖吾党自起憒来,多仗工农之力,于农民起事多褒许、同情也。而曾剿发匪、平捻贼,非降即杀,屠戮殆尽,如金陵之役,既は一降者,则十万之众,尸骸枕藉,流血漂橹,旬日而殄灭,故其功也下金陵,其非也屠金陵,世所谓曾剃头,盖谓此也。然孔圣倡恕道,意谓易地而处,推己及人。设或今之人处曾之形势,能不以屠为事乎?以区区五万之众,降十万之兵,不啻蛇之吞象乎?非数倍于敌军之力,纳降终于善策,故象之不可吞明矣!彼时南方十数省,非清廷有,尺寸之地,克复非易;纳降は善策,遣散は余饷,纵之成敌国,转瞬又D兵烽,故自古多有杀降者,白起坑赵卒,项羽杀秦兵,皆先纳降而后诛,非好杀也,彼非不好令名而致千古骂名,恐亦有不得已。国共相争,润之亦曾指示:诛杀敌人有生力量。故曾每以此常自悚惕,语诸弟曰:厕身戎伍,不易有功,常遗千古之非。然思退乏策,遍地皆警,弥海狼蝖A朝廷方倚为股肱,天下盼救如云霓之望,一朝投笔,势成骑虎矣。故观其奏稿家书,曾外畏清议,内顾身家,非好杀也,势所不许,有所不得已也,虽负后世谤议,为天下所非,亦不顾也。其二,曾处清廷式微之时,南有发匪,北有捻贼,天下大半,已不复清廷所有。曾以万余众,东出楚国以救天下,次第翦灭,延清祚,续帝统,使昏朽之朝廷,延其残喘,议者谓曾不以此时除满立銦A遂至列L陵夷,天下xx,终至不可措手。以此篡夺之责,责之以曾,亦非不解曾之为人。曾非不可为权臣者,彼时天下劲旅多出湘军,贤才多出门下,若振臂一呼,南联洪发,北结张捻,外抚诸夷,清廷何患?曾以醇儒自许,以贤圣自期,若责之以救国可也,责之以篡夺则不可也,岂有食清廷之禄,而不忠清廷之事乎?公忠体国,髐妤苳],欲令曾违其本心,从篡逆之事,背千古明训,必非曾氏之所不敢许也。故曾氏非不能如曹氏之专权也,亦未必不可如司马氏之篡魏也,醇儒之士,自奉之严,时怀敬畏,非不能为,实不敢也。亦不止不敢为,凡一身有权臣之迹象者,则舍之惟恐不去也。故金陵未下,即思裁汰湘军;金陵已下,虽捻之未平,亦裁之务尽。当僧王被诛,捻扰畿辅,朝中大震,速極_上,曾亦以淮军为主,仅以三千湘军为亲兵,此举殆虽有成门人鸿章之美,不亦有自惜毛羽、渐退之心乎?古来窃利权者每遘奇祸。故文正公外畏清议,内忧身家,时怀悚惧。故金陵未下辄思裁兵,发捻未平屡求让位,每有功则自谢愚庸何敢居焉,每推贤则甘辞美之惟恐不尽。彼时苏杭先克,金陵未下,群议蜂起,一时扬李贬曾者有之。将奏稿与家书参而读之,文正公之胸次盖出天下人之上远甚,古今罕有其匹。彼诫其弟国荃曰:苏杭克复,李鸿章风头は两,此恰为吾兄弟引退之机;奏请淮勇援缴金陵,分功于人,正是全身远祸之道。曾氏兄弟,若久窃高位,挟不赏之功,有震主之妨,徒自取祸而已。故裁兵让权,屡见于奏稿之上;分功进贤,每形之尺素之中。长兄风仪如此,は怪乎国荃下金陵辄思退隐,寻即致仕,虽位列侯伯,弃之不惜,逍遥林下,甘为老农,躬耕南亩,型于山荆,教训子侄,未历官场十数年矣。此何人哉,必圣也欤?“功成弗居,惟其弗居,是以不去。”余每疑此语乃道宗诳语,其辞高渺难期,按诸千载,能行之者,不过数人而已。曾国藩任事辄毅然以天下为己任,邀功则每让时贤,未尝一言及己。他人做官,畬ㄕ鴗坐ㄣL、爵之不高,曾氏辄辞之惟恐不去,“贵得人和而不尚权势,贵求实际而不务虚名”。所谓“は欲则刚”,其斯之谓乎?近读斯人之书,感斯人之行,慕斯人之憒茪w。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惧乎其所不闻。然于其闻见,内审于灵台,外绳乎德憛A若有其凿凿而不为时人所闻见者,不敢不谨陈其陋以供贤者之所择焉。r4kv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/.i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,1
余驳曰:近史于曾之评价不高,且多恶评,以曾之为满清镇压鉹H起憭],辛亥革命者多以曾为鉿l民贼,岂自本朝始哉!辛亥革命者之取于太平天国,以其反满复鉹],光复将成,而曾胡等扼杀之,此革命志士所以叹惜于洪杨而痛恨于曾胡也!~y#R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6O\
邹容《革命军》曰:“曾国藩也,左宗棠也,李鸿章也,此大清朝皇帝所谥为文正、文襄、文忠者也,此当道名人所推尊为中兴三杰,此庸夫俗子所羡为封侯拜相,此科举后生所悬Q崇拜不置者。然吾闻德相毕士麻克呵李鸿章曰:‘我欧洲人以平异种为功,未闻以残戮同胞为功。’嗟夫!吾安得起曾、左百闻是言!吾安得起曾、左以前之曾、左而共闻是言!吾安得起曾、左以后士曾、左,上自独当一面之官府,下至不足轻重之官吏,而亦共同是言!夫曾、左、李三人者。亦自谓为读书有得,比肩贤哲之人也。而犹忍心害理,屠戮同胞,为满洲人忠顺之奴び也如是,其他何足论。吾は以比之,比之以李自成、张Y忠,吾犹嫌其不肖,李、张之所以屠戮同胞,而使满洲人入主中国也,李、张因は常识,不读书,又为明之敝政所迫,而使之不得不然,吾犹为之恕。曾、左、李三人者,明明白白知为餀也,为封妻荫子,屠戮同胞以请满洲人再主中国也,吾百解而不能为之恕。”为异族杀同胞,而使满清继主中国,固革命者所痛恨而不能谅也,亦吾辈銗螫琤D慦怍狾@疾也。N
章太炎《馗书》曰:曾国藩者,誉之则为圣相,厌之则为元凶。死三十年,其家人犹曰:吾祖民贼,悲夫,虽孝子贤孙百世不能改也。……满洲既与鉹H殊种,曾国藩者.渴于富贵,以造鸱枭破镜之逆谋;既狃大戾,始效泰西船械以自封。 #
孙中山《招降满洲将士布告》曰:咸丰年间太平天国起自な西,东南诸省指顾而定,西北 则张乐行等风驰云卷,天下已非满洲所有,其督师大臣赛尚 阿、和春一败涂地,事は可为;及鉹H曾国藩、胡林翼、左宗棠、李鸿章等练湘军、淮军以与太平天国相杀,前后十二 年,鉹H相屠殆尽,满人复安坐以有中国。凡此皆百年来事, 我父老子弟耳熟能详者也。鉹H不起则已,苟其起憛A必非满人所能敌,亦至明矣。 所最可恨者,同是鉹H,同处满洲政府之下,同为亡国之民,乃不念国耻,为人爪牙,自残骨肉。彼杨、曾、胡、左、 李诸人是何心肝,必欲使其祖国既将存而复亡,使其同胞既将自由而复为奴び乎?wK?XK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y.eq
明言最可恨者乃曾胡等为满助虐之鉿l。*11Q~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J
孙中山《致公堂重订新章要憛n(重建洪门要憛^:中国之见灭于满清二百六十余年而莫能恢复者,初非满人能灭之,能有之也,因有鉿l以作虎伥,残同胞而媚异种,始有吴三桂、洪承畴以作俑,继有曾国藩、左宗棠以为厉。 R: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P*to
以曾左与吴洪并论,明言其为鉿l也。&f~R9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\.vg@,
陶成章《中国民族权力消长史》:始焉为忘祖,为昧祖,终焉因忘祖、昧祖而谓他人父,乃至有自命忠孝者,背祖忘宗,剿杀同胞以媚父仇,恶逆如曾国藩者,真狗彘之不若,糜烂其肉,不足食也。m[=)+]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LR'H
更痛斥曾国藩背祖忘宗,R狗不如,虽糜烂其肉,亦不足食,革命者之恨曾可谓极矣。8Us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a6}vs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9\<v
陈天华《猛回头》曰:“恨的是曾国藩,只晓得替满人杀同胞,不晓得替中国争权利。”陈天华,湖南长沙人,愤满清之虐政,对太平天国寄予深厚同情,“少时即以光复銆为念,遇乡人之称颂胡、曾、左、彭功业者,辄唾弃不顾,而有愧色。@:m4<q
武昌起憟\臣蒋翊武为学生时,有满清官员来校训言,告诫学生勿学洪杨,而当学曾左。蒋翊武即起身驳斥曰:“洪杨,民族功臣;曾左,民族罪人!岂有攘斥功臣而效法罪人者?”c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9s
章士钊《孙逸仙》曰:“曾左起于湘中,大奋其奴び之力,翦灭我同胞之革命军……”O!(FD\
章士钊《鉿l辨》曰:所谓真鉿l者,助异种害同种之谓也。教单于进兵之管敢,劝石勒灭搕张託,以父事契丹之石敬塘,率犬羊残同类之赵延u,为元灭宋之张宏范,扶清灭明之吴三桂、耿继茂、尚可喜,助满洲歼灭太平王之曾国藩、左宗棠、李鸿章等,今日之死鉿l也。%3}u6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EJ46I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-,Okz*
《辛亥革命军奉天讨满檄文》曰:曾胡左李,以本族之彦,倒行逆施,遂使虏危而复安……h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7>
《中华国民军起敻吨憛n由国民军南军革命先锋队龚都督发布,痛责曾国藩、胡林翼为逆贼,曰:“…… 曾国藩、胡林翼等不明大憛A罔识种界,认贼为父,呼贼作君,竭湘军全力,自戕同种,湘人之罪,涸洞庭之水不能洗其污,Q衡岳之崇,不能比其恶。 凡我湘人,实は以对天下。今者划清种界,特兴讨罪之师,率三湘子弟,为天下先,冀雪前耻,用效先驱。” P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9fV4Ys
辛亥革命军起,“所到之处,曾文正公祠尽毁灭”,满清官员恽毓鼎亦记述:“湖南乱党掘毁曾文正、左文襄坟墓。南京拆毁曾文正公祠,改祀洪秀全。上海李文忠铜像,则于颈下悬一牌,曰‘满洲奴び’,而用白布缠其头及左肩。”革命者几は不痛斥曾胡,痛恨曾胡至于毁其祠,掘其墓,本朝亦不及也。而屠杀之恶,“曾剃头”,“曾屠户”之称,岂は由哉!R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<
足下亦知曾国藩之镇压起憛A杀戮过重矣,乃为之辩者,何心也?足下曰今人易地而处,亦当如曾之屠杀,曾国藩亦曰:“虽使周孔生今,断は不力谋诛灭之理。”何尽诬今人,曾乃诬周孔生今今亦谋诛灭以自解,呜呼!不仁哉!圣人岂能为不仁乎?人多言曹操奸雄,吾以曹操之比乎曾氏,可谓圣贤矣,何谓也?曹操镇压黄巾,而收降青州黄巾三十万,男女百万余口,曾氏之破金陵,二十万太平军杀绝,并及平民,其杀戮之惨,书契以来之罕见,金陵人口本来百万,经曾军之屠,三十年后,且不到五十万,其屠杀必在五十万之上,其去曹操,岂不远乎?曹军亦不过数万,何曹操之能收降黄巾军三十万,而曾国藩不能受降太平军二十万,君以圣贤誉曾,而所为不及曹操,曹操不尤为圣贤乎?然而非也,曹操,固论者所谓奸雄也,曾国藩乃远不如奸雄,而可称为圣贤乎?曹操能受三十万之降,而谓今人易地而处,亦如曾氏乎?周孔之圣人,不更胜于曹操乎?圣人神武而不杀,不动声色,而厝天下于泰山之安,岂务多杀哉!南方十余省不复清廷有,鉹H思乱,图光复也,朝廷腐朽已极,天厌其德,必大乱而后治,而曾氏犹扶持之,逆时而违天矣。甚矣,君之为曾氏辩也,既称曾国藩为圣贤,而又引屠夫白起、项羽之屠以为由,曰不得已,为曾氏辩,由而又为白起、项羽之屠杀辩,甚而满鞑多铎之屠杀扬州八十万,汝亦当辩耶?言之不仁矣,数十万之戮死,于汝之言,惟轻松之“不得已”而已乎?は所哀于死者之众欤?而为杀人屠夫恶魔辩?N2
曾氏仇恨军,嗜杀成性,非不得已也,其书信常书杀戮之快意,如安庆之屠,与弟国荃书曰:““安庆克复,城贼诛戮殆尽,并は一名漏网,差快人心。”且教其弟勿以多杀为悔:“既已带兵,自以杀贼为志,何必以多杀人为悔?既谋诛灭,断は以多杀为悔之理!”毫は恻隐之心也,人性尽泯矣。其与李元度书曰:“は惑于妄伤良民、恐损阴骘之说。斩刈草菅,使民之畏我,远过于畏贼……”不分民之顺逆,一并斩刈,其卑劣之图欲使民之畏彼,远过于畏贼,此亦为不得已乎?足下既言清为昏朽之廷矣,曾氏扶持之,固为不憡o,君子责曾氏不乘其军之盛以除满复銦A民族大憭责也,而君犹为之袒,曰除满使天下xx不可措手,辛亥革命者排满,康有为亦曰排满招列L瓜分,反对革命之论,何同一辙也!然而外患暂缓,何惧列L之干涉?内寇犹据,正谋鉹H之光复。曾以醇儒自许,儒言华夷之辨,而曾助夷以屠华;以贤圣自期,而曾助桀以戮民。责其屠杀,而君曰不得已;责其不除满复銦A而君曰为篡夺。隋文帝亦尝为北周之臣,而夺北周之位,君子不责其篡,以中国代夷狄也,华夷之伦大于君臣之分,驱除盘据两百年之夷酋,恢复皇鉹坐s河,民族大憭],何篡之责?使曾如曹氏,中国必安矣。醇儒乎?伪儒之大成,口言仁憛A而身为桀纣之行,文称孔孟,而法比商韩之酷。以戮千万之鉹H同胞可也,以覆奴我鉹H两百余年之满虏,则不能,其于主子咸丰曰:“即臣身得残忍严酷之名,亦不敢辞。”而惧篡夺之名?然而为杀戮同胞之罪甚于篡夺,革命者所重责也。足下言“非不为也,实不敢也。”彼固满清之犬奴,岂敢也哉!彼为满清立大功,而满清反疑之,乃功成身退,解散湘军以消其疑耳,惟知一之身保全,不顾万民之生死,何足称哉!~J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U-'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vg
彼又曰:腐儒自古不可语大憛C管仲仁乎?桓公杀公子纠,不能死,又相之。然孔子以为仁也。曾文正公仁乎?彼时天下扰扰,匪过如篦,兵过如洗,兵匪相乘,兵以杀民邀功,匪以裹胁自壮,万民如在倒悬,百姓淹溺待救。曾练军之暇,屡申屡诫于湘军,不可扰民,言语谆谆,三致意焉。当其东出以救天下,誓挽民心于将隳,故一面治军剿贼,一面择吏安民,百姓夹于兵匪之际,如失怙恃,如丧考妣,当此之时,惟湘勇能不扰民,惟文正公能安民,百姓视之若父母,望之若云霓。文正公仁乎?余必曰仁矣。有腐儒曰:“曾氏杀人者众矣,焉为仁?”诗云:他人有心,予忖度之。”谓易地而处,推己及人,可谓恕道矣。若立曾之时,处曾之势,君将若何?发匪蹂躏南方十八省,裹胁而至桑梓之邦,两湖将沦化外之域。当此之时,曾以守制之身,愤而出山,移孝作忠,处非官非绅之位,慨然以天下为己任。其所图者何?窃高位乎?因其不终制,寸心常愧负,屡于奏稿中申明但有寸功,不邀褒蝖C其后总督两江,节制数省,均百辞而不得。故知其不为高位也。窃财利乎?常以私饷犒军,誓不多取军饷一分以遗家室。身死之际,家は遗财,门生故友捐其赀,朝廷颁恤银,方得死尽哀U,故知其不贪也。故其出也,保桑梓,救天下而已。曾以区区文臣(鰴”肣式^厕身行伍,建湘军,南平洪发,北剿张捻,焉可不以杀为事乎?所杀者贼也,所抚者民也。以杀止杀,终定天下,民得归其所,士得安其居,此谓大仁矣。孔孟固圣人哉,徒饰仁憭说,又何有于春秋战国之世哉?非战は以一统,非杀は以平乱。以战达统,以杀止乱,然后百姓得以安,天下得以平,此千秋不易之理,万古之公憭]。故以此观之,文正公仁乎?余必曰大仁也哉!y'.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E)gdp[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TfNq
驳曰:君言大憛A当时大撅E有过于华夷者乎?管仲辅桓公攘夷保夏,故孔子称其仁,曾氏扶满酋,助夷杀华,与仲相反也,而可以为Q哉?于此于彼,管仲为仁,而曾氏扶垂亡之满清,杀千万之鉹H,为大不仁,孔子知之,必所唾弃。曾之诫湘军不扰民,空文而已,湘军不扰民乎?杀民亦多矣,曾国荃之攻安庆,而曾氏教之曰:“克城以多杀为妥,不可假仁慈而误大事!”于是攻克安庆,不分军民而皆屠之矣。当时《华北先驱报》载:“湘军曾国荃、杨载福等收复安庆省城时已空は敌军矣。湘军入城,开始屠杀,全城人民,不分男女老幼,死者万余人,尸骸尽弃长江中,乱挤成团。时有英舰两艘泊限于江心,为围绕的尸体障碍行动。”民视曾氏如父母乎?曾氏所杀者皆为贼乎?而金陵之克,“湘军‘贪掠夺,颇乱伍。中军各勇留营者皆去搜括’……老弱本地人民不能挑恕Sは窖可挖者,尽遭杀死……其幼孩未满二三岁者亦砍戮以为戏,匍匐道上。妇女四十岁以下者一人俱は,老者は不负伤,或十余刀,数十刀哀号之声,达于四远。”,“自湘军平贼以来,南民如水益深,如火益热。”此国藩幕僚赵烈文所记也,犹述其恶,言其非。谭嗣同曰:“一经湘军之所谓克复,借搜缉捕盗为名,は良莠皆膏之于锋刃,乘势淫虏焚掠,は所不止,卷东南数省之精髓,悉数入于湘军,或至逾三四十年,は能恢复其元气,如金陵其尤凋惨者也。”“兵勇拆毁房屋,一作柴薪;捉去归民,为伊搬运;所有店铺,被兵勇辈占据买卖;更有夫役人等,借名砍伐竹木,而实攫取室中器物;城乡内外,房屋完全者十は一二;如此横行,以致归民有官兵不如长毛之叹。”三四十年后,谭嗣同去南京时,目南京“满地荒寒现象。本地人言:‘发匪(指太平军,按清方称谓)据城时,并未焚杀,百姓安堵如故。终以为彼叛匪也,故日盼官军之至,不料官军一破城,见人即杀,见屋即烧,子女玉帛,扫数悉入于湘军。而金陵永穷矣。’至今父老言之,犹深愤恨。”曾剃头,曾屠户之名,非虚加也,民疾之矣。而曰安民?而曰大仁?何其言之悖乎!比诸曾国藩,比诸湘军,石达开、李秀成所率之太平军,则严军纪,不扰民,安民矣。石达开攻破江西吉安城时,除歼灭抵抗之敌军外,“不戮一人,有掳民间一草一木者,立斩以徇。” 时有文人邹树U写有纪事诗曰:“传闻贼首称翼王,仁慈憳i头发长,所到之处迎壶浆,耕市不惊民如常。”而于湘军,则曰:“伐树拆屋摧民墙,妇女逃窜毁容妆……相近数里各村庄,用器食物皆夺攘,关门闭户天昏黄,或有畸寒小地方,深夜公然上妇床。”李应Z于《浙中发匪纪略》一书云李秀成“初入浙三日后,即禁止杀掠。”沈梓于《避寇日记》云,太平军攻克杭州,彼询问自杭州城出来人关于城区之情,其人答曰:“杭州将军自刎,满营官兵放火自烧而死,其余官员之自刎者不少。城中百姓不甚伤。”“因忠王有令不许伤百姓一人,故杭州百姓并不加兵。”罗惇曧《太平天国战记》载:“师止嘉兴,以分军守郡县,兵单不任进也。乱民曰掠,旬曰不止,左右请剿之。秀成曰:‘民苦锋镝,不安家室,不得已为暴,吾宁忍以兵诛之?’乃亲率数十人,巡乡镇,乱民千百,执戈环之,秀成曰:‘我忠王也,奉命取姑苏,堨谿虒o,各宁堜~,以安生业。吾断不戮堙C’皆释戈罗拜,匝曰而乱定。召官吏千余人至,慰之曰:‘若曹愿留者留,愿去者听,は川资者给之。农失业者给牛种,穷民失业者助其资。’散库钱十余万缗,粮万余石,苏民安辑。”“秀成驻苏州,恤鳏寡,兴学,豁租税,问民疾苦,苏民感之。”梁D超《李鸿章传》曰:“吾闻李秀成之去苏州也,苏州之民,男女老幼,莫不流涕。”对于李秀成,曾国藩亦认其甚得民心:“询及李秀成权术要结,颇得民心。城破后,窜逸乡间,乡民怜而匿之,萧孚泗生擒李逆之后,乡民竟将亲兵王三清捉去,杀而投诸水中,若代李逆报私忿者。李秀成既入囚笼,次日又擒伪松王陈德风到营,一见李逆,即长跪请安。臣闻此二端,恶其民心之未去,党羽之尚坚,即计就地正法。”以仁爱民而得民心也,而曾氏恶之。此君之所谓贼也,而仁于曾氏远矣! 3|>X
君子责曾氏之多杀,而君反问若易地而处曾之势,君将若何?吾若处正之势,当联合天下豪杰士大夫共同反清,光复銈a,建立新朝。先覆满清,然后削平群雄。对洪杨如光武帝招抚铜马赤眉贼为己用,不能招抚,如朱洪武荡平陈友谅,杀其主,不屠其民,抚其余部,拔其勇将、贤将。如隋明复统,则岂有后来数十年之曲折哉!は民国军阀混战,は国共之争,は五四新文化,文化大革命之劫。为将固不免于杀,而非务于多杀,曾氏多杀,且教弟以多杀为务,于俘虏亦多虐杀,观彼奏折自述:“杀之以祭壕头堡阵亡将士,诸勇犹痛憾切齿,争啖其肉”、 “各营生擒逆匪一百三十四名,仅予枭首不足恨,概令剜目凌迟”、 “生擒老贼二百二十一名。每生擒一贼,辄剖肠,剥皮挂树,磔石,见者は不凛凛”。忠王已降,曾国藩还“辄于七月初六日将李秀成凌迟处死,传首发逆所到各省,以快人心。”于洪秀全之胞兄,曾国藩自述曰:“其伪福王洪仁达一犯,系洪秀全之胞兄,与其长兄洪仁发皆暴虐恣横,多行不憛A为李秀成等所深憾,亦于初四日凌迟处死。”于俘虏,甚至割肉生吞:““带回七百余人,全数斩芋芋F重阳战斗擒获七十余人,杀死祭阵亡将士,祭毕,令兵勇割人肉生吞。”由此见之,实为残忍之性肆发,非不得已,如此杀人狂魔,而曰大仁,君之是非何颠倒如斯之极也?白起、希特勒亦大仁也哉!u`-
孔子曰:“惟仁者能好人,能恶人。”又曰:“我未见好仁者,恶不仁者。好仁者,は以尚之;恶不仁者,其为仁矣,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。”张子曰:“恶不仁,故不善未尝不知。徒好仁而不恶不仁,则习不察,行不著。是故徒善未必尽憛A徒是未必尽仁;好仁而恶不仁,然后尽仁憭完D。”于曾氏之大不仁,当恶之。君不恶不仁,反为此大不仁者辩,称曰大仁,则杀人之屠夫孰不以此自辩?孰惮于多杀?皆以以杀止杀,以杀平乱自解矣。恶君言之邪佞,故复详细驳之。孟子曰:“今之事君者皆曰:‘我能为君辟土地,充府库。’今之所谓良臣,古之所谓民贼也。君不乡道,不志于仁,而求富之,是富桀也。‘我能为君约与国,战必克。’今之所谓良臣,古之所谓民贼也。君不乡道,不志于仁,而求为之L战,是辅桀也。由今之道,は变今之俗,虽与之天下,不能一朝居也。”咸丰之荒淫は道,亦如桀纣,曾氏乃辅桀也,既为辅桀,又为助夷,正孟子所谓民贼,孙中山所谓鉿l,罪不止于飞廉、恶来而已。孟子曰:“求也为季氏宰,は能改於其德,而赋粟倍他日。孔子曰:‘求非我徒也,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。’由此观之,君不行仁政而富之,皆弃于孔子者也,G于为之L战?争地以战,杀人盈野;争城以战,杀人盈城,此所谓率土地而食人肉,罪不容于死。故善战者服上刑,连诸侯者次之,辟草莱、任土地者次之。”满清虐政,迫民之反,曾氏之攻战,多屠全城,正孟子所谓“服上刑”者。虽标榜儒家,而实违背儒家之道,虽言称孔孟,而实孔孟之所弃。标榜儒家而助夷屠华,杀人如麻,致生灵死者は数,而儒家招天下恶,太平虽灭,而捻人继起,辛亥革命卒覆满清,民国军阀混战,国共之争,文化大革命,乱数十年而方定,曾某者,华夏之罪人,亦儒家之罪人,实为大不仁。为之辩者,亦不仁矣。[








發表文章時間2020/08/13 08:42pm IP: 已設定保密[本文共 48306 位元組]  

 此主題只有一頁

 頂端 加到"我的最愛" 主題管理總固頂 取消總固頂 區固頂 取消區固頂 固頂 取消固頂 提升 沉底
加重 取消加重 精華 取消精華 鎖定 解鎖 刪除 刪除回覆 移動


  繁體版權所有: 摩尼網
程式版權所有: 山鷹(糊)、花無缺  程式翻譯:auron  版本: LeoBBS X Build0608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