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 歡迎您,訪客登入論壇 按這裡註冊 忘記密碼 在線會員 文章搜尋 論壇風格  使用說明 最新文章   


>>> 讀經教育提問討論區
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讀經教育討論區 [返回] → 瀏覽:批韓非五蠹  第三    標記論壇所有內容為已讀取 

 目前論壇總在線 381 人,本主題共有 1 人瀏覽。其中註冊會員 0 人,訪客 1 人。  [關閉詳細名單]
發表一篇新主題 回覆文章 開啟一個新投票 ◆此文章被閱讀 443 次◆  瀏覽上一篇主題  重新整理本主題  樹狀顯示文章 瀏覽下一篇主題
 * 文章主題: 批韓非五蠹  第三   不分頁顯示此文章  儲存此頁為檔案  本文章有問題,傳送短訊息報告給版主  加到我的最愛&關注本文章  顯示可列印的版本  把本文章打包郵寄  把本文章加到我的最愛  傳送本頁面給朋友   

 我愛儒家 




等級: 童蒙
資料: 此會員目前不在線上
威望: 0 積分: 0
現金: 1305 狀元幣
存款: 沒開戶
貸款: 沒貸款
來自: 保密 blank
發文: 17
精華: 0
資料:  
在線: 05 時 23 分 34 秒
註冊: 2018/11/11 07:04pm
造訪: 2020/08/28 00:45pm
短訊息 查看 搜尋 通訊錄 引用 回覆文章回覆 只看我 [樓 主]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三)'
          古者大王处丰、镐之间,地方百里,行仁义而怀西戎,遂王天下。徐偃王处汉东,地方五百里,行仁义,割地而朝者三十有六国。荆文王恐其害己也,举兵伐徐,遂灭之。故文王行仁义而王天下,偃王行仁义而丧其国,是仁义用于古不用于今也。故曰:世异则事异。当舜之时,有苗不服,禹将伐之。舜曰:“不可。上德不厚而行武,非道也。”乃修教三年,执干戚舞,有苗乃服。共工之战,铁铦矩者及乎敌,铠甲不坚者伤乎体。是干戚用于古不用于今也。故曰:事异则备变。上古竞于道德,中世逐于智谋,当今争于气力。齐将攻鲁,鲁使子贡说之。齐人曰:“子言非不辩也,吾所欲者土地也,非斯言所谓也。”遂举兵伐鲁,去门十里以为界。故偃王仁义而徐亡,子贡辩智而鲁削。以是言之,夫仁义辩智,非所以持国也。去偃王之仁,息子贡之智,循徐、鲁之力使敌万乘,则齐、荆之欲不得行于二国矣。2A- 6
     批曰:所谓太王行仁义而王天下,偃王行仁义而亡国,以仁义用于古而不用于今,世异则事异。其书又谓尧舜禅让而国治,燕王哙让子之而国乱,似有理矣,然见其事而不察其实也。后世有诸侯者欲法尧舜太王以流誉后世,王天下,诸侯之私也。尧舜禅让以让贤也,而燕哙以沽名;太王行仁义以安民也,而偃王以图王。假禅让而可为尧舜乎?曹丕之伪受汉禅也,而曰:“吾知尧舜之事矣”,而自以为舜矣,而世固不以舜誉之也;窃仁义而可为太王乎?田常亦伪仁义以篡齐国也,而自以为太王矣,而世固不以太王称之也。禅让,顺天之德也,非逆臣所能假也;仁义,立人之道也,非奸雄所能窃也。其所假者,迹也,圣王之精意,岂彼所能窃哉!偃王之行仁义,以恩惠笼百姓,结诸侯耳,恶足以为仁义哉?仁以安天下,义以制强暴,偃王之阴谋,欲以代周,穆王令楚王伐徐耳,然则偃王之亡,自取之也,非以安天下;楚文王横行汉南,侵吞多国,偃王不伐,而为楚王所袭以身亡,又不足以制强暴。则韩非谓偃王行仁义而亡国,谬矣!偃王之“仁义”非太王之仁义,而强以仁义加诸偃王,谓偃王行仁义亡国而诬仁义不用于今,岂不悖哉!fS
     其谓“事异则备变,上古竞于道德,中世逐于智谋,当今争于气力”,若夏以忠,殷以质,周以文,因时损益,而有畸重,非谓夏以忠而无质文,殷以质而废忠文,周以文而废忠质也。且忠质文皆道也,忠者道之性也,质者道之才也,文者道之情也。孔子曰:“殷因于夏礼,所损益可知也。周因于殷礼,所损益可知也。其或继周者,虽百世可知也。”圣人知损益之道,而知百世之后,圣人之圆融也。彼申韩之言势变,申韩之权诈也,而非圣人之道也。言损益,则有继有废而有立;言势变,则无继有废而无立矣。圣人之言损益,非申韩势变之陋,抑非俗儒循旧之迂也。五四之祖申韩而言变也,谓圣贤之道,中夏之文不足继,而尽取西洋之学以乱国,破而不立,可谓烈矣!道德者,亘古今而不可变也,岂因世变而可废哉!上古竞于道德,而上古亦重智力也;中世逐于智谋,而中世亦不废道德气力也;当今争于气力,而当今亦不废道德智谋也。道德、智谋、气力缺一不可,欲恃一以争天下,未有不亡者!惟有畸轻畸重耳,譬如世尚商而贱农,而可以商代农废农哉?韩非之论,苟从世俗之论也,申韩以之贼道,五四以之毁文,不可不正也!若谓子贡说齐而鲁削,而史载子贡说齐以伐吴,而破齐灭吴霸越以存鲁,则抑非之杜撰以强合其法术之论也。u}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r
-=-=-=- 以下內容由 我愛儒家2018年11月11日 09:02pm 時新增 -=-=-=-!&,j=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 四)82bt[a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hu22}
    夫古今异俗,新故异备。如欲以宽缓之政,治急世之民,犹无辔策而御马,此不知之患也。今儒、墨皆称先王兼爱天下,则视民如父母。何以明其然也?曰:“司寇行刑,君为之不举乐;闻死刑之报,君为流涕。”此所举先王也。夫以君臣为如父子则必治,推是言之,是无乱父子也。人之情性莫先于父母,皆见爱而未必治也,虽厚爱矣,奚遽不乱?今先王之爱民,不过父母之爱子,子未必不乱也,则民奚遽治哉?且夫以法行刑,而君为之流涕,此以效仁,非以为治也。夫垂泣不欲刑者,仁也;然而不可不刑者,法也。先王胜其法,不听其泣,则仁之不可以为治亦明矣。VQ
        且民者固服于势,寡能怀于义。仲尼,天下圣人也,修行明道以游海内,海内说其仁、美其义而为服役者七十人。盖贵仁者寡,能义者难也。故以天下之大,而为服役者七十人,而仁义者一人。鲁哀公,下主也,南面君国,境内之民莫敢不臣。民者固服于势,诚易以服人,故仲尼反为臣而哀公顾为君。仲尼非怀其义,服其势也。故以义则仲尼不服于哀公,乘势则哀公臣仲尼。今学者之说人主也,不乘必胜之势,而务行仁义则可以王,是求人主之必及仲尼,而以世之凡民皆如列徒,此必不得之数也。+tQYT
    批曰:治国者,德威耳,而德必为主,德者常也,德以抚民,民怀之;威者变也,变者治民,民畏之。畏者缚于威势耳,而固诚服之耶?而德使民诚服之也。假使威势减,而民怼其上矣。老子曰:“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。”有不畏死之民,法尚可治乎?德不济,则以威辅之,仁义以为教,刑法以为治,圣人之经权也。教与治岂可混耶?教与治俱重,而必以教为先,教者所以息乱于未有,而治者所以定乱于已生也。子曰:“不教而诛谓之虐。”韩非尚法治可也,奈何轻仁义之教化耶?`
     韩非尚势,谓以孔子之圣,而怀其仁义者七十二人,而鲁哀公之不肖,鲁国境内莫不为臣,孔子以无势而屈为哀公之臣。势者,诚治国之资也,无势,虽有圣人之才,无所施其能。而顾可重势轻义耶?桀纣之势非不盛也,而禽于汤武;秦王之势非不强也,而亡于刘项。有势而无义之足以亡国也如此。孔子有义而无势,北面为哀公之臣,逐于三桓,而固天下敬仰,七十二子诚心悦服,为万世师表,愈于桀纣、二世之丧身亡国而负恶名多矣。假使孔子乘诸侯之势,则将如文王之王天下;居天子之位,则如尧舜之平天下矣。哀公而有孔子之仁义,亦遽不尔哉?尚谓义之不及势乎?义势之分,而必先义,务势则义亡,义亡则势亦将失矣。;EI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il*h5d
-=-=-=- 以下內容由 我愛儒家2018年11月11日 09:04pm 時新增 -=-=-=-myeg?
     (六):hQ)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LE`"U4
    儒以文乱法,侠以武犯禁,而人主兼礼之,此所以乱也。夫离法者罪,而诸先王以文学取;犯禁者诛,而群侠以私剑养。故法之所非,君之所取;吏之所诛,上之所养也。法、趣、上、下,四相反也,而无所定,虽有十黄帝不能治也。故行仁义者非所誉,誉之则害功;文学者非所用,用之则乱法。楚之有直躬,其父窃羊,而谒之吏。令尹曰:“杀之!”以为直于君而曲于父,报而罪之。以是观之,夫君之直臣,父子暴子也。鲁人从君战,三战三北。仲尼问其故,对曰:“吾有老父,身死莫之养也。”仲尼以为孝,举而上之。以是观之,夫父之孝子,君之背臣也。故令尹诛而楚奸不上闻,仲尼赏而鲁民易降北。上下之利,若是其异也,而人主兼举匹夫之行,而求致社稷之福,必不几矣。!
    古者苍颉之作书也,自环者谓之私,背私谓之公,公私之相背也,乃苍颉固以知之矣。今以为同利者,不察之患也,然则为匹夫计者,莫如修行义而习文学。行义修则见信,见信则受事;文学习则为明师,为明师则显荣:此匹夫之美也。然则无功而受事,无爵而显荣,为有政如此,则国必乱,主必危矣。故不相容之事,不两立也。斩敌者受赏,而高慈惠之行;拔城者受爵禄,而信廉爱之说;坚甲厉兵以备难,而美荐绅之饰;富国以农,距敌恃卒,而贵文学之士;废敬上畏法之民,而养游侠私剑之属。举行如此,治强不可得也。国平养儒侠,难至用介士,所利非所用,所用非所利。是故服事者简其业,而于游学者日众,是世之所以乱也。6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9zR'R`
    批曰:甚矣韩非之崇功利也!彼欲以法定取诛赏罚,法一而令明,而法固不可恃也,以儒者乱法,而法弊,则法其乱道乎?法者治国之器也,非常用之道也。且古有三立,曰立德、立功、立言,则有尚贤、举才、尊学,贤以立德,才以立功,学以立言。贤者,人之师表,以正风俗者也;才者,国之栋梁,以造福利者也;学者,教之渊薮,以育人才者也。德以正功,功以弘德,言以济功德。德功言三相济而可成至治,奈何韩非欲崇功而废德言乎?所谓“行仁义者非所誉,誉之则害功;文学者非所用,用之则乱法。”仁义者,贤者所以立德也,人不可无德,如国之不可无法也,德以正功,誉有德之士,于功何害?若专尚功,而德者不誉,人皆趋于功利,而无道德,法虽严,而犯者愈多,德义之防坏也。而无德以为正,则有才者以多杀人为功,敛财盗利以为功,立功愈多,而民愈怨,怨之不可忍,则叛其上矣,而功反为害也。功者所为利也,离德则为害,然德之不可废也明矣,而言誉德则害功,愚而谬者也!文学者,立言之士,言以为纲,纲以为法。国不可无法,法以立国,而法由何立?贤者立之也,而孰整之?文学整之也。非由贤者立之,则法为恶法;非由文者整之,则法令不明。以法者为德生,而抑由言明也。z&%-%
      父攮羊,而子证之,似直而非直,子曰:“子为父隐,父为子隐,直在其中矣。”何也?隐非诬,非以皂作黑,以左为右,但默而不言耳。若言父之窃,则为贼恩而伤亲;言父之不窃,则为庇亲而乱法。默而不言,不伤亲,不乱法,岂非直者?父攮羊,天下自有证之者,何待子证之?子而证之,其有何心?以告父示己之尊法,大公无私耶?外示直而心已不直矣。父子至亲也,以教相长,而不可以法施之于父子之间。子告父,而赏之,则父视子为仇矣,而父子之恩绝;子告父,而杀之,则人视亲之大于法也,而国之法乱。君子之于此,不赏之,抑不杀之,禁之可也。而韩非奚欲引为君之直臣耶?欲奖子之告父乎?奖子之告父,则奖天下之相告也。子之告父,贼恩之大者,且子而欲告父,其心不可问;子而忍告父,其情不可思。父而可告也,而长吏孰不可告也?父而忍告也,则君而何不忍叛乎?有不肖之子怨其父而诬告之,而吏听之,是奖子之卖父也,奖子之卖父,亦奖臣之卖君矣。则非以防奸,而以导奸,韩非尚法者也,则明法令以束下,听人之告,适足以乱法也。至若孔子以败北之民孝父而赏之,则抑韩非之杜撰以诬圣,不足辩者。p"N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8(
    其谓公私不相容,不可两立,亦为偏也。公私不相容,以私害公,而公灭私也,善治者私者归私,公者归公,则何为不相容耶?爱亲亦私也,知其爱亲之道可也,不伤人以爱亲;公者非欲灭私,而所以保各人之私,生也,财也,皆私也,而公法所保者。所谓私者小而亲,而公者大而尊耳,必欲对立,私不能保,而公亦何以立?若斩敌以威敌,拔城以强国,而功也,非德也;慈惠以安民,廉爱以教人,而德也,非功也。功显而利大,德隐而泽远。明主赏有功,而贵有德,则将尽其才,而民亲其国,奚为不可治,而曰国乱主危耶?若赏有德而贵有功,则为乱矣。赏有德,是以利诱德,而人皆饰廉以求赏;贵有功,是以战劝功,而将皆矜功而恃贵,诚韩非所当疾者。41
  L61fr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r\=
-=-=-=- 以下內容由 我愛儒家2018年11月11日 09:05pm 時新增 -=-=-=-w<mxBm
           (七)(5
    且世之所谓贤者,贞信之行也;所谓智者,微妙之言也。微妙之言,上智之所难知也。今为众人法,而以上智之所难知,则民无从识之矣。故糟糠不饱者不务粱肉,短褐不完者不待文绣。夫治世之事,急者不得,则缓者非所务也。今所治之政,民间之事,夫妇所明知者不用,而慕上知之论,则其于治反矣。故微妙之言,非民务也。若夫贤良贞信之行者,必将贵不欺之士;不欺之士者,亦无不欺之术也。布衣相与交,无富厚以相利,无威势以相惧也,故求不欺之士。今人主处制人之势,有一国之厚,重赏严诛,得操其柄,以修明术之所烛,虽有田常、子罕之臣,不敢欺也,奚待于不欺之士?今贞信之士不盈于十,而境内之官以百数,必任贞信之士,则人不足官。人不足官,则治者寡而乱者众矣。故明主之道,一法而不求智,固术而不慕信,故法不败,而群官无奸诈矣。Y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8
   今人主之于言也,说其辩而不求其当焉;其用于行也,美其声而不责其功。是以天下之众,其谈言者务为辨而不周于用,故举先王言仁义者盈廷,而政不免于乱;行身者竞于为高而不合于功,故智士退处岩穴,归禄不受,而兵不免于弱,政不免于乱,此其故何也?民之所誉,上之所礼,乱国之术也。今境内之民皆言治,藏商、管之法者家有之,而国贫,言耕者众,执耒者寡也;境内皆言兵,藏孙、吴之书者家有之,而兵愈弱,言战者多,被甲者少也。故明主用其力,不听其言;赏其功,伐禁无用。故民尽死力以从其上。夫耕之用力也劳,而民为之者,曰:可得以富也。战之事也危,而民为之者,曰:可得以贵也。今修文学,习言谈,则无耕之劳而有富之实,无战之危而有贵之尊,则人孰不为也?是以百人事智而一人用力。事智者众,则法败;用力者寡,则国贫:此世之所以乱也。故明主之国,无书简之文,以法为教;无先王之语,以吏为师;无私剑之捍,以斩首为勇。是境内之民,其言谈者必轨于法,动作者归之于功,为勇者尽之于军。是故无事则国富,有事则兵强,此之谓王资。既畜王资而承敌国之儥超五帝侔三王者,必此法也。n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w3bU
   批曰:呜呼!其言贤智为粱肉之贼道也!汉季崔虱祖之,譬德教除残为梁肉治疾,而启百年严酷之政,忠厚之不复于三代也,韩非之毒流后世不绝也!今之人犹曰:“衣食足则礼义兴。”今之世,人多丰衣足食矣,而明礼义者其几?而谓所治之急不得,则缓者非务,其以贞信礼义为缓乎?信者,立国之本也。子贡问政,而夫子必曰信为先,食犹后。信者,人与人相与之道,失信则民不信君,君不信臣矣,国将何立乎?而汲汲于功利,虽致富强,而成贪戾之国,衣食愈足而礼义愈坏矣,人争于利也。义与利有大辨焉,义以立人,利以厚生,而君子必先以义,人立而利正也,利正则生可厚也,若不知义,而务于利,则利之所及,害之所至,而启竞利之习,何以厚生乎?利非急也,义非缓也,务急于利,利得而义亡矣,义亡而利亦不久也。IS
    若夫重赏严诛以使奸臣不欺,而法固不可恃也。雄主可驭奸臣,而若为昏君,其何以使臣不欺乎?君以法威臣,而臣以法自饰,二世亦重赏严诛,而欺于赵高,则法之不可恃也明矣。且使其不敢欺,而未必无欲欺之心,教之以贞信,人固不欲欺也,岂不胜于不敢欺乎?J46<
    若曰“境内之民皆言治,藏商、管之法者家有之,而国贫,言耕者众,执耒者寡也;境内皆言兵,藏孙、吴之书者家有之,而兵愈弱,言战者多,被甲者少也。故明主用其力,不听其言;赏其功,伐禁无用。”此尚言贱行之过也,则力其行可也,而欲废言,则有善言不闻,矫枉过正矣。今韩非言法术亦言也,岂不欲君主闻之?则非之言亦可废也。而谓“明主之国,无书简之文,以法为教;无先王之语,以吏为师”,尤乱道者也!仁义以为教,刑法以为治,各有分也,仁义不可以治恶,而刑法可以劝善乎?以惩恶者劝善,犹以伐木者修宇也。以法为教,而法僭,法僭则教衰矣。吏者治民,以吏为师,则吏僭,吏僭而师道亡矣!韩非昌言于书,而李斯决行于天下,以成秦之暴政,坏百年之俗,酷矣哉!    %PJN|h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oMH%eJ
-=-=-=- 以下內容由 我愛儒家2018年11月11日 09:07pm 時新增 -=-=-=-sW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八)Mq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*d:B
    今则不然,士民纵恣于内,言谈者为势于外,外内称恶,以待强敌,不亦殆乎!故群臣之言外事者,非有分于从衡之党,则有仇雠之忠,而借力于国也。从者,合众强以攻一弱也;而衡者,事一强以攻众弱也:皆非所以持国也。今人臣之言衡者,皆曰:“不事大,则遇敌受祸矣。”事大未必有实,则举图而委,效玺而请兵矣。献图则地削,效玺则名卑,地削则国削,名卑则政乱矣。事大为衡,未见其利也,而亡地乱政矣。人臣之言从者,皆曰:“不救小而伐大,则失天下,失天下则国危,国危而主卑。”救小未必有实,则起兵而敌大矣。救小未必能存,而交大未必不有疏,有疏则为强国制矣。出兵则军败,退守则城拔。救小为从,未见其利,而亡地败军矣。是故事强,则以外权士官于内;求小,则以内重求利于外。国利未立,封土厚禄至矣;主上虽卑,人臣尊矣;国地虽削,私家富矣。事成,则以权长重;事败,则以富退处。人主之于其听说也于其臣,事未成则爵禄已尊矣;事败而弗诛,则游说之士孰不为用缴之说而侥幸其后?故破国亡主以听言谈者之浮说。此其故何也?是人君不明乎公私之利,不察当否之言,而诛罚不必其后也。皆曰:“外事,大可以王,小可以安。”夫王者,能攻人者也;而安,则不可攻也。强,则能攻人者也;治,则不可攻也。治强不可责于外,内政之有也。今不行法术于内,而事智于外,则不至于治强矣。Q3?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)`
   鄙谚曰:“长袖善舞,多钱善贾。”此言多资之易为工也。故治强易为谋,弱乱难为计。故用于秦者,十变而谋希失;用于燕者,一变而计希得。非用于秦者必智,用于燕者必愚也,盖治乱之资异也。故周去秦为从,期年而举;卫离魏为衡,半岁而亡。是周灭于从,卫亡于衡也。使周、卫缓其从衡之计,而严其境内之治,明其法禁,必其赏罚,尽其地力以多其积,致其民死以坚其城守,天下得其地则其利少,攻其国则其伤大,万乘之国莫敢自顿于坚城之下,而使强敌裁其弊也,此必不亡之术也。舍必不亡之术而道必灭之事,治国者之过也。智困于内而政乱于外,则亡不可振也。-
    批曰:其言有臣借外力自重,张仪挟秦之强以居魏相也。曰从衡非所以持国,破事大救小之陋说,韪矣!齐魏事秦而终不免于地削以至国亡也。国贵自强,而外力不可恃。其曰:“王者,能攻人者也;而安,则不可攻也。强,则能攻人者也;治,则不可攻也。治强不可责于外,内政之有也。今不行法术于内,而事智于外,则不至于治强矣。”亦足以明苟安之弊矣。恃我之足以自强,而不恃敌之不我攻,纵横之术,可行于一时,而不能行之长久,说客以此取富贵,而亡人家国,非尽之矣。南宋循苟安之术以事金元,而终不免于沦亡,其以自安者,其所以自危也。国强且不忘危,弱国而可忘危乎!韩非斥恃外力,持苟安之说,则吾所同也。韩非者,韩之公子也,韩弱而为秦欺,非欲图国强,而尊法术,彼有爱国之心,可敬也。而专尚刑法,不惜贬弃仁义礼文,刍狗黔首,非未以此强韩,而遗之秦王,以成秦之一统,亦流千年专制惨刻之毒,矫枉过正而为大恶也。V"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+~,B\
-=-=-=- 以下內容由 我愛儒家2018年11月11日 09:08pm 時新增 -=-=-=-mf chl
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九)b;
    民之政计,皆就安利如辟危穷。今为之攻战,进则死于敌,退则死于诛,则危矣。弃私家之事而必汗马之劳,家困而上弗论,则穷矣。穷危之所在也,民安得勿避?故事私门而完解舍,解舍完则远战,远战则安。行货赂而袭当涂者则求得,求得则私安,私安则利之所在,安得勿就?是以公民少而私人众矣。GQV
     夫明王治国之政,使其商工游食之民少而名卑,以寡趣本务而趋末作。今世近习之请行,则官爵可买;官爵可买,则商工不卑也矣。奸财货贾得用于市,则商人不少矣。聚敛倍农而致尊过耕战之士,则耿介之士寡而高价之民多矣。x)G
是故乱国之俗:其学者,则称先王之道以籍仁义,盛容服而饰辩说,以疑当世之法,而贰人主之心。其言古者,为设诈称,借于外力,以成其私,而遗社稷之利。其带剑者,聚徒属,立节操,以显其名,而犯五官之禁。其患御者,积于私门,尽货赂,而用重人之谒,退汗马之劳。其商工之民,修治苦之器,聚弗靡之财,蓄积待时,而侔农夫之利。此五者,邦之蠹也。人主不除此五蠹之民,不养耿介之士,则海内虽有破亡之国,削灭之朝,亦勿怪矣。NK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>.
    批曰:其言商工之害,官爵可买,是也,又有饰仁义辩说以干人主而取富贵者,庄子称儒生以诗书发冢,此不肖儒生所为也,而固不可以儒为蠹而欲除之。荀子,非之师也,儒者也,亦以为蠹而除之乎?而曰称古者皆为私,后诸生议秦之政,而李斯曰:“五帝不相复,三代不相袭,各以治,非其相反,时变异也。今陛下创大业,建万世之功,固非愚儒所知。且越言乃三代之事,何足法也?异时诸侯并争,厚招游学。今天下已定,法令出一,百姓当家则力农工,士则学习法令辟禁。今诸生不师今而学古,以非当世,惑乱黔首。丞相臣斯昧死言:古者天下散乱,莫之能一,是以诸侯并作,语皆道古以害今,饰虚言以乱实,人善其所私学,以非上之所建立。今皇帝并有天下,别黑白而定一尊。私学而相与非法教,人闻令下,则各以其学议之,入则心非,出则巷议,夸主以为名,异取以为高,率群下以造谤。如此弗禁,则主势降乎上,党与成乎下。禁之便。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。非博士官所职,天下敢有藏诗、书、百家语者,悉诣守、尉杂烧之。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。以古非今者族。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。令下三十日不烧,黥为城旦。所不去者,医药卜筮种树之书。若欲有学法令,以吏为师。”观非之书,贬仁义,欲废书简,而崇法教,以吏为师,呜呼!则焚书坑儒之恶,赢政、李斯行之,而韩非导之也!非亦非不知德之可贵也,而以世乱,处争伐之际,力为其急,德为缓者,激而毁仁义礼文,而不知力不可急,急之则成贪戾;德不可缓,缓之则丧廉耻。德者亘古今而不可无也,非以世乱而可废德。德不务,而急功力,虽能致强,而终以强自敝,秦为殷鉴也。故曰急功近利,未有善终者。且道德仁义,强之于本者也;刑赏农战,强之于末者也。强于本者植,强于末者折。韩非以慈惠为仁义,而固不知仁义之本,在立人,人立而国可强也。仁以安天下,而赅智勇于内;义以制强暴,而摄利义于中。古之圣王,匿刑赏农战于仁义,民以内附,敌以畏服。《书》曰“觌文匿武”,此治强之略也,觌文以教民俗,而消杀伐之戾;匿武以养民力,而无内竞之凶,岂韩非所能知哉!X`B'DI








發表文章時間2018/11/11 08:55pm IP: 已設定保密[本文共 27228 位元組]  

 此主題只有一頁

 頂端 加到"我的最愛" 主題管理總固頂 取消總固頂 區固頂 取消區固頂 固頂 取消固頂 提升 沉底
加重 取消加重 精華 取消精華 鎖定 解鎖 刪除 刪除回覆 移動


  繁體版權所有: 摩尼網
程式版權所有: 山鷹(糊)、花無缺  程式翻譯:auron  版本: LeoBBS X Build0608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