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 歡迎您,訪客登入論壇 按這裡註冊 忘記密碼 在線會員 文章搜尋 論壇風格  使用說明 最新文章   


>>> 讀經教育提問討論區
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讀經教育討論區 [返回] → 瀏覽:批韓非  五蠹   第二 ...  標記論壇所有內容為已讀取 

 目前論壇總在線 378 人,本主題共有 1 人瀏覽。其中註冊會員 0 人,訪客 1 人。  [關閉詳細名單]
發表一篇新主題 回覆文章 開啟一個新投票 ◆此文章被閱讀 342 次◆  瀏覽上一篇主題  重新整理本主題  樹狀顯示文章 瀏覽下一篇主題
 * 文章主題: 批韓非  五蠹   第二  同樣是儒家奇才少年的作品   不分頁顯示此文章  儲存此頁為檔案  本文章有問題,傳送短訊息報告給版主  加到我的最愛&關注本文章  顯示可列印的版本  把本文章打包郵寄  把本文章加到我的最愛  傳送本頁面給朋友   

 我愛儒家 




等級: 童蒙
資料: 此會員目前不在線上
威望: 0 積分: 0
現金: 1305 狀元幣
存款: 沒開戶
貸款: 沒貸款
來自: 保密 blank
發文: 17
精華: 0
資料:  
在線: 05 時 23 分 34 秒
註冊: 2018/11/11 07:04pm
造訪: 2020/08/28 00:45pm
短訊息 查看 搜尋 通訊錄 引用 回覆文章回覆 只看我 [樓 主]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一)aTmolw
      上古之世,人民少而禽兽众,人民不胜禽兽虫蛇。有圣人作,构木为巢以避群害,而民悦之,使王天下,号曰有巢氏。民食果蓏蚌蛤,腥臊恶臭而伤害腹胃,民多疾病。有圣人作,钻燧取火以化腥臊,而民说之,使王天下,号之曰燧人氏。中古之世,天下大水,而鲧、禹决渎。近古之世,桀、纣暴乱,而汤、武征伐。今有构木钻燧于夏后氏之世者,必为鲧、禹笑矣;有决渎于殷、周之世者,必为汤、武笑矣。然则今有美尧、舜、汤、武、禹之道于当今之世者,必为新圣笑矣。是以圣人不期修古,不法常可,论世之事,因为之备。宋有人耕田者,田中有株,兔走触株,折颈而死,因释其耒而守株,冀复得兔,兔不可复得,而身为宋国笑。今欲以先王之政,治当世之民,皆守株之类也。<Qs6
     批曰:儒者法先王,而申韩之徒者笑之,钳之“以古非今”之罪名,以为守株待兔之类也。其有辨焉,所谓法先王,法其精意也,非法其迹也。尧舜、文武、周公异政而同道,道者万理之所出,亘古今,穷天地,不可易也,所变者法也。孟子所谓“先圣后圣,其揆一也。”燧人取火,大禹治水,皆因其智也;尧舜禅让,汤武征伐,皆率其仁也。虽功业不同,而所行之道不出仁义礼智之内,岂因世变而遂可废其道乎?而有迂儒者不明精意,欲以先王之法治今之俗,则诚韩子所讥守株之类,然可讥迂儒,而不可加于儒者也。V7JRiE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8]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:N*
(二)B
           古者丈夫不耕,草木之实足食也;妇人不织,禽兽之皮足衣也。不事力而养足,人民少而财有余,故民不争。是以厚赏不行,重罚不用,而民自治。今人有五子不为多,子又有五子,大父未死而有二十五孙。是以人民众而货财寡,事力劳而供养薄,故民争,虽倍赏累罚而不免于乱。wvZ~
           尧之王天下也,茅茨不翦,采椽不斫;粝粢之食,e藿之羹;冬日麂裘,夏日葛衣;虽监门之服养,不亏于此矣。禹之王天下也,身执耒歃以为民先,股无肢,胫不生毛,虽臣虏之劳,不苦于此矣。以是言之,夫古之让天子者,是去监门之养,而离臣虏之劳也,古传天下而不足多也。今之县令,一日身死,子孙累世絜驾,故人重之。是以人之于让也,轻辞古之天子,难去今之县令者,薄厚之实异也。夫山居而谷汲者,腊而相遗以水;泽居苦水者,买庸而决窦。故饥岁之春,幼弟不饷;穰岁之秋,疏客必食。非疏骨肉爱过客也,多少之实异也。是以古之易财,非仁也,财多也;今之争夺,非鄙也,财寡也。轻辞天子,非高也,势薄也;争士橐,非下也,权重也。故圣人议多少、论薄厚为之政。故罚薄不为慈,诛严不为戾,称俗而行也。故事因于世,而备适于事。I%
       批曰:民多则易争,诚然。圣人非不知之,而齐政以平财,制礼以安人,作乐以和情。政齐矣,而人不敢争以非分;礼定矣,而人不能争以损义;乐和矣,而人不愿争以伤仁。分定则争消,礼正则争息,乐作则争无。所以息争于未有,圣人之意念深矣哉!法者所以禁暴诛乱也,圣人不得已而用之,欲以法止争,而法百密不免一漏,防之于此,而争之于彼,虽无争迹,而固匿其争心,故“倍赏累罚而不免于乱。”专恃刑法,而不知仁义之感,礼乐之化也。q
©全球讀經教育交流網 -- 一個讓讀經朋友分享與交流的家   G,
          甚矣其言尧禹“监门之养”、“臣虏之劳”而为不足多之害也!其欲后世君主逸豫以自尊耶?韩非之书,李斯传之于始皇,始皇令诸子读之,二世虽愚,犹深习其书也,当秦之末,胜、广反,兵至鸿门,李斯谏之,而二世则责李斯曰:“吾有私议而有所闻于韩子也,曰‘尧之有天下也,堂高三尺,采椽不斫,茅茨不翦,虽逆旅之宿不勤於此矣。冬日鹿裘,夏日葛衣,粢粝之食,藜藿之羹,饭土匦,啜土鉶,虽监门之养不觳於此矣。禹凿龙门,通大夏,疏九河,曲九防,决渟水致之海,而股无胈,胫无毛,手足胼胝,面目黎黑,遂以死于外,葬于会稽,臣虏之劳不烈于此矣’。然则夫所贵于有天下者,岂欲苦形劳神,身处逆旅之宿,口食监门之养,手持臣虏之作哉?此不肖人之所勉也,非贤者之所务也。彼贤人之有天下也,专用天下适己而已矣,此所贵于有天下也。夫所谓贤人者,必能安天下而治万民,今身且不能利,将恶能治天下哉!”呜呼!非二世之狂愚,孰能发斯言而无忌哉!而乃导于韩非也!其谓尧舜禅让为去“监门之养”、“臣虏之劳”,以私心厚诬古圣而不惮矣,彼以当时多篡弑之恶,而不信古有让贤之德也,与庄子杜撰王倪、啮缺、披衣、支父、善卷、伯昏之名,谓圣王桎梏神器,左顾右盼,索贤于草野以代己而脱于樊同辙。亵天经,慢民纪,流极于五四之非圣贤,皆船山所谓乱天下而有余矣。申韩与老庄极相反,乃于此同趣,所异者老庄以道自逸,而申韩以法为君主之逸耳,老庄以高明蔑神器,申韩以卑陋测圣德也。个人而极权乃在一隔,危矣哉!h








發表文章時間2018/11/11 08:53pm IP: 已設定保密[本文共 5819 位元組]  

 此主題只有一頁

 頂端 加到"我的最愛" 主題管理總固頂 取消總固頂 區固頂 取消區固頂 固頂 取消固頂 提升 沉底
加重 取消加重 精華 取消精華 鎖定 解鎖 刪除 刪除回覆 移動


  繁體版權所有: 摩尼網
程式版權所有: 山鷹(糊)、花無缺  程式翻譯:auron  版本: LeoBBS X Build060830